【忘羡】凤凰

  • 私设,嗯,别较真=w=

  • 逻辑死亡,瞎辦不要讲究,认真的你就默默点叉_(:з」∠)

  • 吃粮就好=w=

  • ooc我的,人物属于秀秀=w=

  • 预警过,就往下看=w=


 


 


 


01.

上古有神兽凤凰,形似鸟焉,身约六尺,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


02.

世人皆以为凤凰只有一个,不知它其实是一个种族。

世人皆以为凤凰只有一种颜色,不知他们其实有很多种颜色。


03.

 海的尽头有一片海域,名叫落归。

海域坐落着岛屿,云雾缭绕,隐约可见庞大的黑影一掠而过,伴着清脆的啼鸣。

那是凤凰一族的栖息地。

落归东边住着金色凤凰,北方住着白色凤凰,南方住着紫色凤凰,西方住着青色凤凰。 

四族各自管辖一方,有好往来,加上有联姻关系,四方来往也甚为密切。


04.

白凤凰以雅正端方在凤凰四族间闻名,每一只白凤凰对人或事皆是一番矜持有礼的模样。

相对于其它三族,白凤凰的繁衍要难的多,基本上是代代单传,极少有一胎两胞的。

而这一代的白凤族族长竟是跟上一代一样先后得了两位公子,这可把白凤凰一族给高兴坏了。

两位公子长相极为出众,眉宇间有八九分相似。大公子性格温润谦和,二公子则淡漠寡言。

二人虽性格不同,但出自雅正端方的白凤凰族,由其叔父亲自教导学识礼仪年纪轻轻便是公认的各族子弟间的楷模。

两位公子相继成年,每次出门更是有数不胜数的美人投花赠羽表达倾慕之意。


05.

大公子蓝曦臣近来有个烦恼。

这个烦恼来自于他的弟弟蓝忘机。

族里有小辈们到了要入世历练的时候,弟弟便是这一次的带领人。

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只黑乎乎的不知品种的……小鸡仔??

然后弟弟对他说,这是他要在一起的伴侣。

…………

……嘎?

等等弟弟先撇开品种是不是凤凰性别是不是雌的不说这明明还是个幼崽啊你知不知道拐带幼崽是很严重的事情啊!


06.

假山清池,花团锦簇,回廊小亭,黛瓦屋舍,屋檐挂着精巧的琉璃风铃,艳阳照耀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煞是好看。

后院栽种着梧桐翠竹,树影竹影斑驳,花开时节,花雨纷纷。

长满青草的空地窝着一只凤凰——其羽色纯白似雪,仰起的脖颈曲线优美,伸展的羽翼生长丰满,漫着淡蓝色的线纹,有一双漂亮狭长的眼眸,色泽是淡淡的琉璃色。

此时它低着头,似在梳理自己的羽毛。如果再凑近一点看,便会发现在一片雪白中有一个十分突出的小黑点。

小黑点的模样像是那种出生没多久的小鸡仔,毛茸茸圆滚滚,缩在白凤凰的羽毛里打盹,头上的红色凤羽被呼呼吹得一翘一翘,可爱极了。白凤凰用翅膀拢了拢,低头轻轻蹭蹭它,小黑球咕叽一声,翻个身继续睡。

蓝曦臣来到后院就看到这么一幅安逸祥和的画面。

白凤凰谨慎抬头,见到来人,而后化作人形。

“兄长。”蓝忘机道。

蓝曦臣温和地笑道:“我就是来看看,他……还好么?”

他问的是蓝忘机怀里的小家伙。


07.

这个小家伙自弟弟带回来的那天便引得长老们的热议。

小家伙被长老们鉴定的确是凤凰,但是却不能确定他是来自哪里,毕竟从没有一个人见过黑色的凤凰,至于性别什么的,幼崽状态时暂且是分辨不了。

小家伙当时睁着圆溜溜的眼睛躺在蓝忘机怀里被众多长老围观,不时叽叽几声一点也不怕生。还是蓝曦臣看出弟弟的些微不高兴和疲累,劝住了长老们让弟弟去歇息。过了几天,弟弟主动去与父亲叔父谈话。之后,原本持反对态度的叔父对小家伙的存在变成默许状态了。

小家伙住在弟弟那里,被弟弟细心照料着。

弟弟每天用精致的灵食灵水喂养,还亲自去寻了最洁净最柔软毛毛给它做了一个雅致舒服的窝。有时修习的时候会带着它,有时会变回原形陪它在空地晒太阳,通常是弟弟静静的卧在原地,任由小家伙在他周围乱跑乱跳,玩累了还会叼回自己身边让小家伙挨着他休息。

他撞见了好几次,这样的弟弟也是他从未见过的。

这样小心翼翼的呵护,眼里染上了暖意,就像初雪乍融,艳了一片天。

不过不知什么原因,这小家伙容易嗜睡,短则三两天,长则半月,连家族最好的医师都诊断不出是什么毛病。

每当这个时候,弟弟都会寸步不离的守着它。


08.

“嗯,几天前醒了。”说这话的时候蓝忘机的眼里有亮光闪过,小家伙度过了昏睡期,又可以开始活蹦乱跳了。

蓝曦臣最看不得弟弟这样的表情,感觉有点萌(?):“那就好,那就好。”

“叽叽……”稚嫩的嗓音从蓝忘机怀里响起,蓝忘机摸了摸它,小家伙翻身用脑袋赠蹭,睁开眼,见到还有其它人,“叽”一声算是打招呼,然后,仰起头,凤羽晃晃,看着蓝忘机。

蓝忘机抬起头,蓝曦臣了然,又跟他说了几句话就不打扰了。途中遇到几名小辈,拿着东西往自己弟弟住处走。

小辈们见到蓝曦臣规矩地行礼问候,他笑着应了。

这几名小辈是跟着他弟弟出去历练那批的几个,回来后会时不时地跑到弟弟的住处,提着些许小玩意小吃食,都是去找小家伙玩的。


09.

小家伙有名字,大名魏婴,小名羡羡。

羡羡睡着的时候就是个安静可爱萌萌哒的小圆球,醒来后就是一个活蹦乱跳没有一刻消停的陀螺,像是要把睡过去的时间都补回来。

羡羡特别喜欢跟着蓝忘机,他去哪它就跟着去哪。还会突然玩消失,在蓝忘机寻它的时候会从意想不到的地方蹦出来,大多会蹦到怀里,被他准确的接住,这时羡羡会昂起头咕咕叫别提多开心了;有时会衔一朵梧桐花送到蓝忘机的耳鬓,蓝忘机由着它,陪它玩。

羡羡在没回族里的时候就跟那些历练的小辈们混熟了。蓝忘机有事不在的时候就是以蓝思追为首的小辈们负责照顾它,不过每次都会被羡羡整的筋疲力尽。看着在他们面前悠哉悠哉晃过去的小黑鸡,他们拒绝去想为什么会被一个幼崽欺负的原因。

虽然欺负的厉害了,临走时在蓝忘机冰冰的眼神下对羡羡依依不舍,暗自约定下一次再找机会(借口)跟它玩。

就这样,羡羡过上了有人喂有人养有人陪玩,吃饱了玩玩够了睡睡够了继续调皮的生活,真是太好了。


10.

——黑色,浓郁的黑色,弥漫着奇异的香味。

“哦呦,居然没被吓到啊,那留下来陪我吧哈哈哈哈!”

“看在同是一个种族的份上,别这么冷淡嘛笑一个呗!请你喝酒啊!”

“是不是很惊讶,哈哈本大爷就是这么与众不同哦!”

——红色丝线蔓延了视野中的黑色,渐渐扩大。

“别不信啊我说的都是真!到时候你可别想我哼!”

“拖的也够久了的,带着你的小孩快走吧……”

一袭黑衣的身影站在了一片血红中间,飘扬的艳红色发带格外清晰。

突然,大火毫无预兆地燃烧起来,将那抹黑色吞噬。

他大惊失色,伸手去抓,却什么也抓不到。

火光之中,他见到那人开口,像是说了什么,却无法听清。

梦醒了。


11.

转眼,五十年过去。

凤凰有着很长的寿命,五十年时间对于凤凰来说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凤凰从诞生开始二十年便可脱离幼崽形态幻化人形,再经过百年的时间度过幼年期进入成年。

这是凤凰一族从没变过的定律,然而,蓝景仪看了看白玉桌上正围着一小碗酒喝的欢的小黑鸡宝宝——不对,也不能说是宝宝了,这么多年过去,它由小圆球变得苗条,长到了一尺高,除此之外就没变了!没变了!

二十年前,羡羡到了该换化人形的状态。当时一群人到蓝忘机住处围观,都想知道它幻化人形是什么样的。愣是等啊等,直到一天都差不多过去了,蓝忘机从房里出来,怀里抱着的还是那个小•胖嘟嘟•调皮鬼•黑凤凰。面对众人发直的目光,它歪头,咕叽了一声,无比无辜。围观的人也不再打扰蓝忘机,顿时散了。

虽然没有幻化人形,但也是到该上学堂的时候了,这是蓝忘机叔父蓝启仁的要求,既然都进入幼年期那也该学学东西,所以便让蓝忘机送到学堂,准备好好调教一下这只……鸡仔。

幻想的非常好,然而现实是无比打脸的。

蓝启仁看着那只搞得学堂鸡飞狗跳的东西,又念起他二侄子说过的话,心塞地让蓝忘机领回去自己教。

蓝忘机接它回来,羡羡睁大眼睛努力卖萌。

蓝忘机抬手摸了摸它,说了句调皮,在安顿好羡羡后独自去领了罚。

羡羡在蓝忘机身边的确安生不少,蓝忘机教它东西总是听一半就脑袋点点,蓝忘机也不恼,持续着今天听一点明天听一点的教学,慢慢锻炼着它。

效果很喜人啊,由胖嘟嘟的一个球变成苗条可看的……鸟样(羡羡:叽!)

“景仪,你发什么愣啊。”蓝景仪被蓝思追的声音唤回神。

“啊,思追你回来了怎么去那么久……啊啊!魏婴……!不对!魏前辈!你今天的份已经喝完了,不能再喝了,小心含光君生气啊!”蓝景仪忙不迭地将桌上的酒坛子抱走,他可承受不起含光的怒火。

要说能把冷若冰霜的含光君蓝忘机惹生气这事啊,就是羡羡的锅了。

某天蓝忘机带着它出去,将它放到草地上让它自己蹦哒,羡羡蹦啊蹦啊,突然闻到一股很香很香的气味在引诱着它,它没忍住朝那散发着香味的源头去。蓝忘机刚好跟来找他有事的一个门生讲着事情,事情有些严峻所以讨论久了点,于是当他回头见羡羡不见了眼神瞬间冰冷,周身气场也十分可怕。

最后在某个存放放别族来拜访时所送的玉液的地方找到了它——一坛玉液被打开了,羡羡鼓着小肚子仰躺在旁边打着嗝。

羡羡被冷着一张脸的蓝忘机拎回去教育,羡羡被教育地接连几天都奄奄的。蓝忘机也心软了,然而族里有族训,其中一条就是不能饮酒,玉液是用来礼待客人的不能动,所以族里没有酒的存在。蓝忘机出门一趟,带回了几坛酒,没有人知道。

蓝忘机带回来的酒是他们这里特有的天子笑,虽不及玉液但也是既香又醇的烈酒。羡羡之前喝的玉液平常人只需一滴便能让人喝醉,然而羡羡喝了小半坛还是可以东走西走,所以蓝忘机觉得羡羡会喜欢这种酒。果不其然,羡羡闻到酒香立马满血复活。于是蓝忘机跟羡羡约定每天只能喝一小碗,毕竟羡羡还未成年。

羡羡看着蓝景仪抱着酒坛子如临大敌地看着它,蹬了蹬腿,放过小孩不再逗他。

蓝景仪松了口气,每次他都想不通一只鸟你不吃竹米偏偏喜欢吃辣还要喝酒,要说你变人形也就算了,偏偏还是原行,看着就十分不适应。

含光君真是实力宠啊,为了它屡次破戒,蓝景仪嘟囔:“魏前辈你还不快点长大,含光君好可怜哦……”

“叽!”不准说湛湛坏话!

“哎呦!”一团火焰袭来蓝景仪忙闪开,“我刚刚说什么得罪您了啊魏前辈!”

没错,火焰是羡羡发出的。羡羡学会了一个新法术,那就是会喷火。一言不合就放火,经久不熄,小火苗大威力=v=

蓝思追在一旁温润地笑。

12.

蓝忘机曾言要羡羡做他的伴侣并不是戏言。

这么多年过去,蓝忘机身边只有羡羡相陪。面对各路仙子美人的示爱,都礼貌一一回绝,就连敬重的长老长辈的意思宁愿选择受罚也要违背。

凤凰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而白凤族更是认死理的,所以他们是知道无法改变蓝忘机的想法,对于他们两个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羡羡什么变化都没有,就连大公子蓝曦臣都不知因为什么缘故跟紫凤凰一族族长的小公子有了关系,长老们也不那么激烈反对了。

很多人开始为蓝忘机不值,何必为这个来历不明的凤凰付出这么多。

面对别人的眼光和议论,蓝忘机不为所动。

羡羡一直没能化成人形,昏睡的时间也开始一点点变长。很多时候玩着玩着就睡过去了,毫无预兆的。

蓝忘机面对这种情况除了刚开始的慌乱到后来也慢慢习惯了。所幸每一次羡羡醒来都会长大一些,也能减少一些担忧。

13.

 凤凰一族与世隔绝,只有发生大灾难的时候才会出世。

近来落归外面不断传来厄运,魔族现世联合妖族搅得世间不得安宁,神魔战斗开始后就没停歇过。落归也被打破了往来的平静,陆陆续续有仙神拜访。

四族开始变得忙绿,议事也变多起来,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外面战事渐渐严重,四族也派人出去增援。

蓝忘机自然同去,但羡羡恰好引来新一轮的昏睡期,无法同去。无奈之下,只好将羡羡托付给在族中留守的小辈等人。

14.

上古流传,凤凰涅槃,浴火重生,长生不老。

殊不知,凤凰涅槃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凤凰涅槃,燃烧自己的火是永生之火,亦能烧尽世间一切污秽。

要想涅槃,首先得将世间污秽吸收,然后燃烧。

要想永生,那就得挨过被永生之火燃烧的痛苦。

15.

上古一次浩大的神魔大战,凤凰一族为净化魔族给世间带来的污秽,自愿燃烧自己的生命。

一个个被永生之火包裹的凤凰成为那场战役中不可磨灭的景色,这也造就了凤凰的永生之火是魔族的克星。

然而,斗转星移,多少个沧海桑田过去。

凤凰一族依然存在,却不是那能够用永生之火涅槃的凤凰。魔族这么多年的沉寂,令那段历史遗留在过往的时光中不再被提及,也让凤凰一族遗失了传承。

......

那堪比太阳的火焰,照亮一切黑暗,烧尽一切污垢。

那天,在奋勇杀敌的众神众仙众魔众妖见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伸展的羽翼划破天空,清脆的啼鸣响彻九霄,长长的凤羽摇曳,拖出一道道艳红的弧线,熊熊火焰包裹着那只美丽的凤凰,那是一只全身艳红的凤凰。

是这世间仅存的唯一的火凤凰。

17.

上古的神魔战役,凤凰一族将近灭亡还是无法全部净化污垢。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办法,将魔族和污垢一起封印在无尽深渊,以当时最强的凤凰为阵眼,日日夜夜承受污垢侵蚀,忍受涅槃的痛苦,直至污垢全部净化,以这种近乎自残的方法来换世间一个太平。

千万年过去,世间只记得神魔大战中神的一方胜利了,遗忘了凤凰付出的代价,也遗忘了那只凤凰。

直到某一天,一个面若冰霜的白衣男子带着几名小朋友不小心踏进了那片禁地。

直到不小心触碰禁制,男子对上了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

那名青年面容俊朗,眉眼带笑,他说自己叫魏婴,字无羡。

那名青年打一见面就对他们十分热情,三言两语就与小朋友混熟,还时不时嘴上调戏白衣男子使他破功。

他自来熟地和他们一起历练,食物喜欢吃肉无论什么肉都要要特别辣那种。还爱喝酒,怎么喝都不会醉。

直到他们遇到无法破解的危险。

直到青年微笑着现出原形。

直到白衣男子看着那只通体乌黑的凤凰一点点开始燃烧自己,变成一只艳丽的火红凤凰。

白衣男子心里就决定了,就是他了。

火焰将那只凤凰吞噬,一切过去后,原本那只凤凰站着的地方徒留一片灰烬,白衣男子从里面找到一只像刚出生没多久的黑色凤凰幼崽。那只幼崽紧闭双眼,胸膛微微起伏,尚有一丝生气。

这让一向沉着冷静的男子滑落了眼泪,自遇到那青年他就不再冷静。

白衣男子小心翼翼地抱着幼崽,像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

他带着被消去记忆的小辈离开这片幻境回到原本歇息的村落,修养几天后,怀里抱着黑色幼崽带小辈回族。

18.

阵眼一旦被破,魔族将重现人间。

为了对抗魔族,以幼崽形态重生的魏婴为了积蓄力量,封闭了神识真真正正的变成了小孩智商,并以睡眠来补充体力,准备再一次的涅槃。

然而,魏婴没来得及完成最后一次积蓄,神魔大战又开始了。

并且,之前在蓝湛身上下的神识,只有在面临致命威胁才会被触动的。如今被触动,情急之下,魏婴强行从昏睡期醒来,浴火涅槃赶到蓝忘机身边。

所幸一切都赶上了。

魏婴涅槃了,变回了以前的青年模样,并且闻名于八方。

后来,与白凤族含光君蓝忘机的结伴仪式更是空前隆重,许多大人物都不远千里前来道贺。

皆大欢喜。

19.

又一年花开时节。

梧桐花白似雪,飞舞的花瓣就像片片晶莹的雪花。

茂密的梧桐树上,在片片雪白的梧桐花遮掩下,那抹黑色尤为明显——黑发如墨,艳红的发带,眉目俊朗,嘴角勾起弧度,含着一根草,轻哼着曲调。这黑衣人摆着个舒服的姿势,懒洋洋的晒着太阳睡午觉。

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到这棵梧桐树下站定。

黑衣人似无察觉,突然,身形一晃变没了踪影。

树下,像往常一样,在某幼崽会突然往他怀里跳的那样,白衣人准确的接住了毫无预兆从树上掉下来的黑衣人。

黑衣人放声大笑,勾住白衣人的脖子,弯眼道:“好一个俊俏的小郎,不知是谁家的呢。”

“你家的。”蓝忘机道。

黑衣人惊喜道:“是嘛!那我要盖个章!”话音刚落,就飞快的去偷了个香。

蓝忘机眼神微动,耳尖微微泛红,道“魏婴。”

“嗯,怎么了,蓝二哥哥莫不是害羞了?”魏婴低低笑道,声音撩人。

蓝忘机:“......胡闹。”

魏婴又凑近了,低声道:“那二哥哥将羡羡放下来呗。不然我就继续了。”

蓝忘机敛眉不语,手上动作纹丝不动。

魏婴笑着亲上去。“哈哈,二哥哥,我喜欢死你了。”

飞舞的花雨下,亲吻的两人,形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

20.

凤凰一生只认定一个伴侣,漫漫永生路同生同死。

就如同梧桐花花语那般。

至死不渝。

 

 

 

——完——

 

 

 

 

 

写的我脑袋都大了,明明想写一篇宠文,我跑题跑到哪去了我【瘫】

越写越不知道写啥,感觉混乱极了.......不知道你们觉得咋样=w=

不过想写的东西写了出来还是很开心=w=



 

评论-6 热度-85

评论(6)

热度(85)

©笙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