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羡】中元 上

  • 人物属于秀秀,OOC我的。。。

  •  瞎辦,文笔渣,私设多,别较真=w= 

  • 预警过,往下看—— 

  【ps因为要考试了所以短小一发_(:з」∠)_别打我_(:з」∠)_】 

   

   

   

   

  蓝湛睁开眼,一堆头发猛地映入眼帘。 

  如果换作是普通人,恐怕早就吓得尖叫起来,胆都要破了。 

  这还不够,那堆头发竟自动从中间分开,露出一张略显青色的脸,眼睛睁得如铜铃一般大小,眼神没有焦距,还留着两行血泪,嘴巴大大咧开,长长的舌头倒挂在外面,好一副死不瞑目的惨状。 

  紧接着,一道低悦的声音夹带着欢快的语气响起:“二哥哥,早安啊!” 

  面对这一大早上就上演这么一场灵异恐怖的画面,蓝湛神色如常的绕开它——整理床被穿好衣服径直到浴室洗漱,完全无视飘在身边的某个家伙。 

  某个家伙还在絮絮叨叨:“……哎,二哥哥,你理理我呗,待人要有礼貌啊,你的家教去哪了?嗯?二哥哥~蓝湛!” 

  蓝湛扭紧水源开关,侧脸看他,没来得及擦的水珠顺着脸颊优美的弧度滑落,流过白皙的脖颈,滑入衣服里,漂亮的浅淡琉璃眸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加剔透无瑕。 

  某家伙咽了咽唾液,美色,美色误鬼哦! 

  “魏婴,把脸洗干净。”蓝湛用磁性低沉的嗓音道,里面似包含着无奈。 

  “哎,我觉得今天这个造型不错啊。”魏婴飘到镜子面前,上上下下打量自己,感觉十分良好。 

  “魏婴。”语气不容置疑。 

  “好吧好吧。”魏婴煞有其事地叹了口气,抬起手捂住脸,像变戏法似的,手拿开脸上青的红的全都消失不见,恢复一张白净俊朗的脸,双眸乌黑清澈,嘴角勾起:“这样行了吧,二哥哥的要求还是那么多。” 

  “嗯。”无视某家伙的调侃,蓝湛应了一声,顿了一下,而过轻声道:“早安,魏婴。” 

  魏婴的笑容更加灿烂,跟以往一样回道:“早安,蓝湛。” 

   

   

   

   

  蓝湛自懂事起就知道自己异于常人——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黑影。 

  那些黑影有大有小,说清楚点就是一股黑气包裹着什么东西,蓝湛看不清那些东西的轮廓,只知道那些东西很不好。有很多次,蓝湛视线无意间对上泛着红光的眼睛,那些视线让人毛骨悚然。耳边偶尔会听到似鬼哭痛苦凄惨,或嘈杂尖锐的声音。这些东西让当时还小的蓝湛不能好好休息过。 

  可能是因为沾染了这些脏东西的气息,受了寒气入体。蓝湛打小身体小病不断,虽不严重,但反反复复也是挺折磨人的,大人都不可能承受何况还是一个小孩子。 

  家人为他求医,去寺庙为他祈福,依然没有好转。 

  直到蓝湛的哥哥蓝涣不知从哪得到一块雕琢精致白玉坠给他带上。自那以后,蓝湛的身体慢慢好转,变得健康。 

  而那些黑影声音,也渐渐在蓝湛身边消失。但蓝湛感觉他们依旧存在着,只不过是有什么东西把它们与他隔开罢了。 

  就这样,蓝湛健健康康地长大,顺利的完成学业,因为工作需要,离开了家到外面住,而小时候那些经历,随着年龄的增长,蓝湛也当它是一场梦渐渐淡忘。 

  一切都很好。 

  直到有一天,他下班回家,打开家门,他看到了家里的沙发坐着一个陌生人。 

   


     魏婴是一只鬼,一只擅闯民居的鬼,一只极度不要脸还爱调戏人的鬼。

     这是蓝湛对他的评价。 




   两人第一次见面,双方都惊诧不已,同时出声。 

  “你是谁?!” 

  “你竟然看到我?!” 

  什么意思?蓝湛还没反应过来,只见那“人”缓缓升起,向他飘了过来。

    没错,是飘。 

  蓝湛神色毫无变化地转身,关门。     某人戏谑地笑道:“哎呀,你胆子好大!我要吓坏了!” 

  蓝湛抬眼看他,语气平静地问:“请问你在我家有什么事?” 

  “我没地方住了。” 

  “?” 

  “我见这里很好,所以我要住下来。” 某“人”一本正经道。

  “!!”像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人,蓝湛微微睁大了眼睛。 

  蓝湛自然一口回绝,但某“人”却不是那么容意打发的,他使出浑身解数装可怜卖萌硬是把蓝湛给磨答应了。 

  没办法,因为天黑了。 

  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把一个鬼给赶走。  

  

  

   

  

   

  

  

  

  

  

   

   

   

评论-8 热度-58

评论(8)

热度(58)

©笙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