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澄】小雪


   *人物属于秀秀,OOC我的!
   *抱歉抱歉!迟了点!!
   *私设多,一切瞎掰_(:з」∠)_



  01.
  江澄停好车,提着保温桶往停车场电梯方向走。
  远远望去已经有人了,见电梯门快合上忙出声喊道:“等等!”
  那人似是听到了喊声,按停了电梯。
  江澄三步并两步跑进电梯,匀着气,头也没抬地对电梯里的另一个人道了声谢谢。
  “不客气。”
  熟悉的嗓音令江澄头皮一麻,猛地抬眼——眼前人容颜清俊,身长玉立,眉眼带温和之意,嘴边挂着一抹不失礼貌的微笑,似古时出生在书香世家的公子,给人温文尔雅的印象。
  江澄懵了一瞬,而后道:“早、早,总裁。”
  蓝涣:“早啊。”
  看到江澄提着保温桶,蓝涣随口一问:“阿澄这是还没用早餐?”
  江澄:“没,这是给魏婴带的,他昨晚通宵,嚷嚷着要给他带。”
  蓝涣:“这样啊,通宵的确是辛苦了。”
  对话到此结束,一丝淡淡的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好在一声“叮”响,楼层到了。
  江澄忙道:“那我先走了,很快就上去。”
  “好。”蓝涣温声应道。
  话音刚落,江澄脚步有点急地出了电梯。
  蓝涣原地看了一会儿,这才重新让电梯门合上。
  02.
  江澄一边回应向他打招呼的同事,一边心里懊恼,刚才那个样子实在是太怂了!一点都不像他!
  “哎哎?师妹?你去哪?江澄!”脖子被人勾住,江澄向前走的脚步戛然而止。
  江澄定睛一看,原来已经到了游戏美术部门口,再往前走就要走过头了。
  “这是想哪家小姑娘想的这么入迷啊?”魏婴笑眯眯道。
  “你才想。”
  江澄翻了个白眼,挣开脖子上的手,将带来的保温桶拿在手里晃了晃 。
  “哎我错了,你悠着点儿!”魏婴眼疾手快地把保温桶抢过来,打开保温盖,一股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不错啊,是馄饨啊!”
  魏婴吃了一口:“好次,师妹手艺又涨了,下次放多点辣椒吧。”
  江澄:“好啊,下次什么都不放就放辣椒,保管够辣。”
  魏婴:“一大早火气这么大,小心上火。”
  江澄:“吃你的。”
  魏婴眼珠子一转,道:“碰上蓝总裁了?”
  江澄:“……”
  魏婴眼一弯,笑呵呵说:“哎呀,多好啊。”
  江澄:“闭嘴。”
  江澄有个秘密,那就是他喜欢他的老板蓝涣,这事只有发小魏婴知道,连他姐姐都不知道。
  “不是我说你啊,都这么多年了不打算表白?我教你几招呗,保管有用!”
  “少来,你那套把妹的没用。”
  “……总有共同之处的啊。”
  “你试过?”
  “那还真没有=。=”
  “那就给我闭嘴。”
  03.
  “江哥,整理好的东西我放这了。”阿菁抱着一摞文件夹走到江澄的办公桌前。
  江澄从批阅文件中抬起头,看了一眼,道:“嗯,放那吧,谢了。”
  “嘻嘻,不用。”阿菁笑道:“那我下班啦。”
  江澄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原来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啊,道:“路上小心,明天见。”
  “明天见,江哥你也早点回哦!”阿菁说了拜拜便收拾好东西走了。
  江澄看了看窗户外面的天色,收回视线继续做自己手头上的事。
  04.
  江澄在大学毕业后和魏婴一起到这个名叫ENS的企业公司应聘,两人都被成功录用,不过他做的是总裁的助理,而魏婴则去了公司另外开辟研发游戏的部门当美工。
  到现在已经有两年时间了,他也从当初那个小助理做到现在第一助理的位置。
  05.
  “阿澄,还不走么?”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声音响起,江澄再次抬头。
  是蓝涣!
  “啊,走,这就走。”江澄起身时不小心碰倒了桌上的笔筒,笔撒了出来,轻咳一声,佯装淡定地收拾。
  蓝涣像是没看到他的失态,待他收拾完,微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一起下去吧。”
  “好啊。”江澄穿好羽绒大衣,随蓝涣一起离开。
  现下已是初冬季节,晚上的温度比白天还要低很多,出了通往停车场的电梯,江澄被冷的一个激灵,这时候他想起一件事——魏婴今天下午找他借车,说是要去外市寻找地点素材,很晚才会回来。江澄想着公司离住的地方不远,也有公交,便把车钥匙丢给他了。
  哪想到会是现在这个局面=。=
  想到这,江澄对身旁的男人说,“我车借人了,我就先走了,你……”
  “阿澄这是要怎么回去?徒步还是坐公交?”蓝涣温声打断。
  “坐公交吧……”江澄有点迟疑。
  “现在都八点了,公交也要很晚才能等到。”蓝涣说。
  江澄道:“没事啊,我可以等。”
  蓝涣笑容似是僵了一瞬,再次开口:“我是说,我载你如何?”
  “嗯…嗯?!”
  06.
  直到江澄坐上副驾驶座时还有点飘忽。
  蓝涣是谁,是国际有名的ENS企业公司的总裁,年仅28岁便已身家过亿,而且脾气好又长得帅,是无数男人女人的择偶标准、梦中情人和暗恋对象。
  身为暗恋大队中的一员,江澄此刻有种中了大奖的感觉!心情好到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阿澄?你在听么?”
  江澄猛地一惊,回过神来,有点窘迫地看着蓝涣:“抱歉,刚才神游了,总裁你刚才说什么?”
  蓝涣笑说:“别在意,我刚刚是问,阿澄也还没吃晚饭,不如我找个地方我们一起吃个饭?”
  闻言江澄矜持道:“这倒是不用,我回家吃就好。”
  如果魏婴在这,一定会大叫:江澄你是不是傻?!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拒绝!!
  “这么晚还做饭?不如还是在外面吃吧?”
  “真的不用,多谢总裁好意。”
  “这样,啊。”
  感觉温度有点冷?
  江澄终于情商上线:“不如去我家?我的厨艺还可以见人,如果不嫌弃,我请总裁吃饭怎么样?”
  “好啊!”
  江澄总感觉蓝涣刚刚的语速有点快。
  一定是他的错觉。
  07.
  两人回家前去了趟附近的便利超市,因为江澄想起来,家里食材只够一个人吃=。=
  江澄为在心上人面前秀一秀,买了好多好吃的准备大展身手。
  蓝涣看了下江澄的架势,帮着挑了几个蔬菜。如果不这样,那今晚恐怕餐桌上别想见到绿色的菜了。这样营养搭配不良,蓝涣想。
  ********
  江澄的家里家具用品俱全,是简约大方的装修风格,整洁的样子可以看出主人平时勤于打扫。
  回来后江澄便让蓝涣自便,自己提着东西去厨房做饭。
  不多久,浓浓的香味便从厨房里飘了出来。
  江澄说自己的手艺还可以蓝涣觉得是谦虚了,一桌子的菜,无论是色相还是味道都让人赞不绝口。
  蓝涣也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08.
  饭桌上,江澄看着对面的人吃了饭菜后露出的满意神色,心情十分高兴舒畅。
  其实在很早以前江澄就见过蓝涣了。
  那是在他大二那年,父母当时因为事故去世,在他最迷茫的时候,是蓝涣出现在他的眼前。
  或许当时的蓝涣可能是因为性格习惯性地安慰了一下他,但却是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所以,一毕业,江澄便来到这家由蓝涣创办的ENS企业公司应聘总裁助理,就想给蓝涣出分力,也可以说是想感谢他。
  不过啊,在朝夕相处之下,这份感谢之情不知何时悄悄变了质。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经无法改变了。
  魏婴其实说错了一件事,江澄不是没想过要表白,但跟在蓝涣身边几年了,江澄发现蓝涣其实是有点外热内冷的感觉,或许连蓝涣他自己都不知道。而且蓝涣这样温柔的人,平时喜欢往他身边凑的女人很多,蓝涣怎么都不可能会是喜欢男人的。
  他怕蓝涣不能接受被一个男人喜欢,怕被讨厌,所以迟迟不肯动作。
  09.
  江澄觉得请蓝涣吃了一顿饭之后,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
  怎么说呢。
  平时在公司,他是兢兢业业地完成自己的分内之事,上班不迟到做事认真稳妥不拖拉,堪称劳模。
  和蓝涣的相处除了工作上的来往,都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
  咳,这也可以解释为他不好意思。
  现在不同了,除去工作上的来往,私下也变得密切,他和蓝涣不时一起吃饭,放假时还相约一起出去玩,在相处过程中,发现自己与对方竟有共同爱好,这么一来,关系更加熟络了。
  10.
  某个周末休息,忙了很久的魏婴得空之余逮住了江澄问:“你告白了?”
  江澄:“没有。现在是朋友关系。”
  “如果不是我们的友谊小船在支撑着,我不会信你的。”
  “原来还没翻么。”江澄道。
  魏婴想起多次无意间看到江澄和蓝大总裁的相处,简直就像看到一对热恋中的情人。
  听到江澄这么回答,魏婴便道:“你觉不觉得总裁其实也是喜欢你的?”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魏婴还想说什么,脑子里突然闪过一张脸,噤声了,他自己都没搞定咧,留江澄自己慢慢琢磨吧哼。
  11.
  “干杯!”
  公司近期推出的新款大型仙侠网游《魔》自一上市便赢得了很好的口碑,观察了一段时间,好评只增不减,待情况趋于稳定,游戏部上下都欢呼着要开庆功宴。
  ENS投资发展的行业涉及多个方面,在游戏这块是蓝涣的弟弟蓝湛在负责。
  ENS推出的网游加上《魔》也一共两部,当初第一部《灵》出来便引发游戏界的一次大地震,迅速成为当年最红最火爆的网游,没有之一。
  而《魔》这款游戏同样达到这种成绩或许还会高出更多,蓝涣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
  既然有庆功宴,身为总裁的他自然要出席,给下属一些鼓励和赞扬。
  酒席上,大家敞开了肚子吃喝。
  “总裁,你不喝么?”问这话的是游戏部新来的小哥,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性格阳光爽朗,见蓝涣没有动眼前的酒杯,又想到蓝涣的脾气,大胆地一问。
  其实总裁不能喝酒是只有高层知道的事,虽然江澄也想知道蓝涣为什么不能喝酒,但面对这种时候,身为助理的他还是要站出来档一下。
  还没出声,只见蓝涣端起酒杯喝了,末了还对那个新人笑了笑。
  江澄看了看,发现很正常嘛,有什么不能喝酒的,于是收回视线继续吃东西。
  过了一会儿……
  “啊!”
  江澄忙扭头,“怎么了?”
  这么一看,不得了,刚刚还清醒着的蓝涣,现在撑着额头,闭着眼睛,在桌子上睡着了!
  “怎么回事?!”江澄惊道。
  率先发现异常的女孩有点惊慌:“我我不知道啊,刚才还好好的……”
  “怎么了?”“总裁没事吧?”
  “别慌别慌!”刚刚跟蓝湛去了卫生间现在却先回来的魏婴窜过来,“蓝总只是喝醉了。”
  江澄疑道:“你怎么知道?”
  “蓝家人都是这个体质,一杯倒。”魏婴咳了一声。
  江澄心想,这你都知道。
  “好了好了,都散开玩去吧。”魏婴驱散众人,对江澄道:“我下去给你开个房间,你就带着总裁去休息吧。”
  开、开房?
  魏婴却不是在开玩笑,快速去前台拿了张房卡回来,又帮江澄把蓝涣给抬到房间。
  “你今晚好好看着。”魏婴意味深长说了一句,就走了,从还没关上门缝,江澄似乎看到了蓝湛,魏婴还亲昵地拉着他的手。
  一定是眼花了。
  而这时,蓝涣睁眼了,突然大叫一声:“阿澄!!!”
  江澄被喊的一愣。
  接下来便是一场鸡飞狗跳的场景。
  
  看着闹了一个小时,现在趴在自己身上终于安静的男人,江澄真心觉得累。魏婴开的这个房实在是太TM正确了!
  这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刚刚他丢了初吻!
  江澄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干什么时脸瞬间红了,忙推开蓝涣,下地收拾残局。
  12.
  第二天蓝涣醒来,起身按着自己有点晕的头,视线不经意一转,顿时吓得清醒!
  阿澄?!他怎么会睡在我的身边?!
  发生了什么?!
  “你醒了?”江澄也这时也睁开眼睛,神情还有些迷糊,打着哈欠,撑起上半身,没系紧的浴袍随着动作滑落一边,露出一大片光滑的肌肤。
  蓝涣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眼睛,但是现在真的要好好说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谁知,江澄在听到他问的什么后,眼里瞬间一片清明,神色古怪的看着他:“没有,什么有没有发生。”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蓝涣觉得自己的形象在江澄面前要崩了。
  江澄起身,继续安慰他说:“真没事,不过是蓝总你昨晚喝醉了,闹了一会罢了,我昨天也累了,所以占了一半的床,蓝总不介意吧。”
  “怎么会。”蓝涣微笑道。他非常肯定阿澄他在说“闹”字时停顿了一下!没看连平时说好私下喊蓝涣都变成蓝总了么!
  蓝涣:_(:з」∠)_
  这件事的后后遗症还没完,蓝涣觉得最近江澄躲着自己了,很隐蔽的那种,哪怕跟自己谈工作也看得出来眼神在闪烁!
  蓝涣又不直接问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装作没看见。
  其实蓝涣心里:_(:з」∠)_
  江澄怎么会告诉蓝涣说你喝醉了之后语气激动地大喊阿澄每句话后面都带有三个重重的感叹号还打开落地窗迎着寒风说要向着太阳奔跑最后被他拉回来一个反扑把压在床上夺走了他的初吻后然后呼呼大睡这事他会说吗!
  别逗了,江澄觉得近段时间都不能好好和蓝涣说话了。
  不过说真的,那时的蓝涣觉得有点可爱=w=
  13.
  这天午休,魏婴跑到他这,神秘兮兮地给他递了个信封。
  “这什么?”他拿起要打开。
  魏婴一把按住:“这是电影票,时间是今晚六点半!这张给你,这信封的给总裁。跟总裁大人来一次浪漫的约会吧!”
  “魏婴你是不是傻。”江澄现在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魏婴装作没看见,继续说:“你才傻。你想向蓝总表白吗?你想和蓝总牵手吗?你想和蓝总接吻吗?你想和蓝总深入交流吗?如果想,就去看看这场电影吧!只要去了,以上的事全都能实现!”
  江澄沉默良久才道:“你想转销售部早说啊,浪费我时间。”
  魏婴一拍桌子:“江澄!这就是你活该这么多年还是单身狗的原因!”
  而后苦口婆心道:“要追一个人,勾搭吃饭,在他面前混脸熟,约会看电影这都是必不可少的!你还打算暗恋多久?暗恋到蓝总带个女的到你面前来说这是他的未婚妻么!到时候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我跟你讲!”
  江澄寒了一下:“行行行,怕你了,这什么电影?”
  魏婴又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废话,总结来说,去看那场电影的人如果两个人之中有暗恋对方的,事后告白那是妥妥的会成功!情侣的话那会一直安安稳稳地成为夫妻一直到老等等这些喜事。
  “这玩意你确定不是坑我?”江澄听了之后一脸MDZZ。魏婴直接拿出手机搜索相关的论坛,江澄一看那评论也是瞬间晕了。
  魏婴道:“这场电影每十年才在各地上映那么两三天!票多么贵你知道吗!所以你可千万别错过!就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了!”
  “请你圆润地滚!”
  江澄虽然还是不相信这一听就是扯淡的玩意,但想起那天的吻,票还是收下了。
  14.
  收下票后,江澄苦恼地该怎么给。
  直接给?不行不行,一个大男人请另一个男人看电影像什么样子!
  偷偷塞进去?万一没看到或是当作废纸扔了怎么办?!
  魏婴真是出了个馊主意!江澄想。
  一直纠结到午休结束,江澄也没想到什么办法,他还要去其它部门一趟,信封随意用东西压着,打算回来再说。
  然而他回来一看,信封没了!!
  “阿菁,你有没有看到我桌子上的一个白色信封?”
  江澄拉住从总裁办公室出来的阿菁问。
  “有啊。那不是给总裁的么。我看见有总裁的名字我就直接和文件一起送进去了啊!”阿菁一脸无辜。
  !!!
  现在去拿回来还来不来得及?
  来不及了,蓝涣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怎么都站在这?发生了什么事?”
  江澄和阿菁异口同声道:“没事。”
  蓝涣心里疑惑,但还是说:“那回去工作吧。”
  “好的。”
  蓝涣进了办公室。江澄看了一会儿紧闭的门,认命了。
  或许这就是天意,那么他也赌一把吧,江澄心里还是抱着期待希望蓝涣看到。
  然而,江澄却是没等到蓝涣。
  15.
  晚上,江澄站在电影院对面的路灯下,手里拿着电影票,看着灯火通明的商业街和走动的人群静静等着,直到手表时间指向七点一刻。
  江澄将手放在嘴边呼出口气,暖和一下被寒风冻得有点僵硬的手。
  啧,果然还是直接了当的说好了,这个样子简直是太蠢了。江澄想,面无表情撕掉电影票扔进路边的垃圾箱,转身离开。
  “吱——”一声略刺耳的刹车声从身后响起,江澄没回头,所以在他被人猛地拉入怀,耳边想起熟悉的嗓音整个人都还没反应过来。
  蓝涣紧紧搂着怀里的人,耳边不断道歉:“对不起阿澄,对不起,我来晚了!”
  16.
  蓝涣今天是先于江澄一步走的,因为他要去拿给江澄特制的生日礼物。为此还为不能去他家吃饭而抱歉。
  那家礼物店有点远,那个信封是在他等服务员给他拿礼物时,从被经过的人不小心碰掉的文件夹里发现的,等他看到里面的内容,已经急急忙忙地往地点赶,然而时间早已经来不及。
  江澄听到他的解释,心中的不快逐渐消散,他反应过来自己还被抱着,虽然他站的地方有点偏僻但也不是没人,所以他轻咳一声,“你先放开我。”
  蓝涣动作有点慢的放开他。
  江澄刚想说什么,蓝涣突然拉住他的手道:“跟我来。”
  江澄愣愣地被他拉到车前,然后看着蓝涣从他车的后座抱出一个萌萌哒模样的小奶狗布偶!还是江澄半身大的!
  江澄还听到蓝涣说:“阿澄,生日快乐,还有,我喜欢你!”
  江澄懵在了原地。
  17.
  蓝涣喜欢江澄,一直都喜欢着。
  蓝涣并没有忘记他和江澄的第一次见面。
  没有忘记当时那个面色苍白无比,身形摇摇欲坠却凭着一股倔劲儿在支撑的孩子。
  当时他不经意见与他的眼神对上,那双沉着下带着迷茫的眼神让他心中一动,不由自主地上前与他说了几句话。
  他以为他们不会再有交集,没想到第二次见面会是在他的公司里,那时江澄成为了他的助理之一。
  或许是因为先前一点点的交谈,他对江澄有了些在意。
  看着他勤恳地做着小助理的工作。
  看着他第一次在自己眼前大放异彩。
  看着他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一步步走到今天成为他身边最得力的人。
  一路看着他成长,然后为他着迷。
  喜欢他勤奋努力的样子。
  喜欢他遭到困难不服输的样子。
  喜欢他高兴时偶尔露出孩子气笑容。
  还有好多好多的喜欢,怎么都说不完。
  蓝涣其实知道江澄喜欢自己,然而江澄却没有表现出来,一直和他保持着距离,以至于他都不敢轻举妄动。
  好不容易有了比上司助理更近一点的关系,他找借口约他出来,每次试探江澄愣是一点都没发现,蓝涣在这特别想用魏婴的话,单身那么久的确是有道理的。
  19.
  江澄处于一种懵圈状态,面对这样的表白,他第一反应是——上前抱住那个布偶!
  “噗嗤。”蓝涣忍不住笑了。
  江澄反应过来,脸也有点热,羞恼道:“不准笑!”
  “好好好,不笑。”蓝涣温声道,语气像是在哄小情人。
  江澄脸更红了,蓝涣越看越喜欢,笑意止不住,又说:“那阿澄看在这个礼物的份上能原谅我么?”
  “嗯。”江澄装作不经意地蹭蹭狗狗布偶,然后眼睛散发着耀眼的光。
  真可爱。蓝涣想。
  然而更惊喜的还有,他听到江澄说:“蓝涣,你听着,我也,也喜欢你!所以我们交往怎么样?”
  蓝涣闻言,心里就像是泡在了蜜罐里,感觉哪里都是甜的。
  “好。”他眼神柔和笑着应道。
  “啊,下雪了!”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只见天空中下起一片片的晶莹剔透的雪花,在霓虹灯的渲染下染上一层淡淡的暖光。
  不远处嘈杂的人声响起,原来是电影已经播放结束了。大家陆陆续续地从电影院里出来。
  蓝涣道:“阿澄,我们再去看一场电影吧。”
  江澄:“嗯?好啊。”
  “那我可以牵你的手么?”
  “哪来的这么多的废话,想牵就牵!”
  “呵呵,好。”
  20.
  忘了从哪里听到的,在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牵手成功的两人便会一直走到白头。
  而这一刻,幸福降临。
  ——完——


是糖吧|・ω・`)

评论(14)

热度(131)

©笙邪 / Powered by LOFTER